笔趣阁 > 都市 > 我在大明开历史辅导班 > 第187章 定心丸

第187章 定心丸(1 / 2)

张唯不是觉得提建议会被陛下喷。

他现在有证人,纪纲就在边上听着呢,说不定屋顶上还有仪鸾司的人趴着没走,对话清清楚楚,很明显,迁都北平这个建议是宋慎提出来的,跟他张唯关系并不大。

照陛下对宋慎的信任程度而言,这个谏言递上去之后,就算陛下不认可,到时候也不会迁怒于他,至于宋慎那就更不可能出事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谏言真的是他自己想、自己提的,正如宋慎所言,“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十个字一出来,陛下那脾气就绝对不会怪罪他,说不准还真的会拍案叫好。

然而,张唯怕的不是这个。

从大明的角度看,迁都北平自然是好的。

定都北边,可以弥合南北数百年的隔阂;京城在北方,更可以让北方受教化不足的百姓和士子们得到好处,拥有更好的资源,让北方人跟南方差不了太多;战略方面,以陛下勇武,北平距离草原更近,打起来战略纵深缩短,后勤补给不用再担心,更是大好事。

可是有人得利,就一定有人的利益受损。

从大宋开始,江南就从普通富裕变得极其富裕。这里文风昌盛到什么地步?看大明立国时天下闻名的“浙东四先生”就知道了,大儒宋濂也是其中一位。经历元朝对汉人的打压,经历数不清的战火纷争,还能有那么多厉害文士涌现,足以证明江南文人的战斗力。

所谓仓禀足而知礼节。江南的文化氛围能这么好,不是什么风水养人,不是什么南方人天生就比北方人知书达理智力碾压,只是因为这里足够富裕。

如今朝廷的大部分税收来自江南,大部分官员是南方人,大儒们也有八成都是江南人氏,要迁都去北平,他们能乐意?

国都在哪里,哪里就会是富裕繁华的国朝中心。

迁都往北平去,不仅会让这些人背井离乡,他们还得亲手把南方的赋税通过漕运送到北边去那可是他们一直看不起的蛮夷苦寒之地!

若是迁往西安、洛阳、开封等地,那倒还罢了。虽然同样都是北边,可这三個地方总归曾经当过好几次都城,一样都是背井离乡不在江南,为什么不选择名气更大、经历过更多王朝选择的地方,偏偏要选北平?

那里也曾做过京城,可问题在于,那是元朝的都城,元大都,不晦气吗?!

张唯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上的奏章被公之于众,哪怕只是通过中书省被人看到,届时不论陛下是什么反应,他都会被群起而攻之。

宋慎提出来这个法子,不就是妥妥的“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让我死”吗!

“不是,子畏,你的想法是好,但这事儿不能由为兄提出来啊!”

张唯擦了擦自己额角疯狂冒出来的汗,低声说:

“迁都无论是何朝何代,这事情都没那么简单,你想想看,要是迁都去北平,朝武百官们”

宋慎很平静地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

“从明兄,你的顾虑我都很清楚。”

“无非是南北本就矛盾尖锐,以及迁都往北会对江南造成巨大负担,之类等等的吧。”

“但你得想清楚,你是在给大明做官、给陛下做官,还是在为朝中那些文武百官们做官?”

“为臣者,要拎的清自己的位置。”

“咱们的陛下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皇帝,你觉得,得罪文武百官吓人,还是得罪他吓人?这不需要我多说,伱心里应该也有数的。”

张唯头上汗更多了。

这不废话吗!

朱元璋是什么人?他从最最底层一路爬到皇位上来,不知要多大的气运、多大的能耐才能做到这事,放在浩淼历史长河中,朱元璋的经历都是独一份的,当然,他的手段更是独一份。

如今陛下看起来已经是铁了心要搞胡惟庸,中书省肯定是不能往过靠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牵连进去。可问题是,这百官不仅仅有中书省,那不是还有勋贵吗?

那些跟陛下一路拼杀同甘共苦来的人,他们的立场难道不重要?

勋贵里头,九成九的人可都是凤阳及其周边江南出身的,莫说文官,迁都北平他们也绝对不乐意!

“从明兄。”

宋慎感受到了他的紧张和沉默,温声道:

“我明白你的顾虑,这事也就是咱们俩私下里说说,你要是怕,那也没事,是个人都会害怕。”

“不过我现在主要是想告诉你,陛下能动一个人,就能动十个、百个,甚至万个。”

“他是那种宁肯我负天下人也不肯天下人负我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拦,而你,如果可以摸准他的心意,甚至为他甘愿与百官为敌,那你就是下一位受陛下信赖的孤臣直臣。”

“这其中利弊,你自己权衡,不着急,慢慢考虑就是,还有时间。”

说着,宋慎侧过头,没有焦距的眼睛偏向纪纲的方向:

“纪纲,你虽然还年轻,但既然从明兄选择信你,选择把你放在我这里当护院,那我也信你三分。”

“有些事情,呆在我身边总会听到看到的,今日我没有坚持让你离开而是叫你听着,就是想让你知道,在我这里做事,嘴巴不严实的话,不仅会连累我,你自己也很难活命。”

“不过你放心,从明兄应该告诉过你我的身份和家世吧?”

“只要你能老实本分地在我身边做好该做的,守住不该说的,日后我必定有赏,就算我没那能耐,我祖父宋濂宋龙门向陛下开口,替你要一个功名,也不是不可能。你说呢?”

这不是宋慎在张嘴胡说八道。

洪武朝的科举次数很少,许多官员仍旧依靠举荐制上位。而以宋濂这明初第一大儒的名头,给纪纲这种年轻人推个功名而已,完全是举手之劳,张个嘴的事,哪怕是与文官不大对付的武将,遇到宋濂也多少会给个面子。

至于宋濂会不会替他开这个口

啧,家里俩儿子都没什么出息,如今宋濂唯一的指望就是他这个嫡长孙了,不帮他帮谁?更何况瞎眼受伤这件事发生后,宋濂本就对孙子有着怜惜愧疚,一件小事而已,届时只要自己开口了,那祖父就没有什么不答应的。

纪纲张张嘴,想说什么,又给咽回去了。

末了,他只是拱手行礼,闷闷地答:

“小的明白。”

傍晚时分。

最新小说: 说好的草包哑女,你怎么惊爆全网 疯批女帝踏九州,重生归来葬全族 咬色 误欢 盛总别虐了,夫人她是真千金啊 成人日,嫁龙夫 重生新婚夜,被渣男长兄强势宠 师父总想套路她 好慌!被千亿前夫拐进民政局复婚 战王为我裙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