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 > 觉醒神通后,妖魔皆薪柴 > 第319章 纯阳命元 庙系晋升

第319章 纯阳命元 庙系晋升(1 / 2)

第三百一十三章纯阳命元庙系晋升

此时此刻,这守宫大圣,已经集合了三相之力,将自己的法力和战力给完全拉满了!

这梼杌一族蓄了一年的势,再次出手已经是众望所归!

伴随着它一同前来妖神宫的,除了那同为求果境界的仲喜和金城之外。

还有来自于狼犬一族的贪狼晓月,和来自于羊妖一族的獬豸呼伦,以及猿魔一族的通臂圣孙。

这一次,第一轮回的大妖族齐聚一堂,来共同见证梼杌一族出手,来拨乱反正,让这妖神宫重回正轨。

五位求果境界的大妖站在一边,光是折腾起来的法力狂潮,就令人目不能视。

而与这大妖族相对的,往日里散乱的小妖族之中,竟然突兀的多出来了一个团伙!

几十位大妖也是聚在一起,虽说法力修为逊色于这五位求果大妖,可凭借着数量优势,竟然可以跟这大妖族分庭抗礼!

这是神网宫第一次将自身的实力,正式的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若不是这神网宫中,没有五阶大妖坐镇,上限不够。

此时这神网宫,已经称得上是这第一轮回里面,仅次于金乌一族的大势力了!

这妖神宫外,观众已经齐聚,只等主角们的表演了!

妖神宫的第三层内,守宫正与这元柳在互相对峙。

只见这头老梼杌开口说道:

“元柳道友法力强悍,战力超群,这是整个妖神宫中,都无人能够想到的!”

“我原来以为,一年之期届满,会是那狮虎一族,亦或是狼犬一族结了道果的大圣与我为敌。”

“却不想,兜兜转转,前后死了七头大妖,却还是未能将你掀翻。”

“不过,这有始有终也算是圆满!”

“此次变故由你起始,由你结束,也属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我还是有话要说在前面,虽说你杀了我族大圣守戒,按理来说我必是需要将你也杀了为它报仇。”

“可念在你身为灵根,修行艰难,成道不易。”

“若你愿放弃抵抗,入我福地之中,我梼杌一族依然可以既往不咎。”

韩玥对待这老猪妖的嘴炮也是敬谢不敏,看法力来说,这梼杌大圣,可比之前遇到的所有妖圣都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与那斗圣大猿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可即便如此,他的内心也是毫无波澜。

面对着敌人那庞大的法力,韩玥一道诛仙剑令击出,直接硬碰硬的照着守宫当头斩去!

再看这元柳的真身,早已经遁入了时光之中,正站在昨天,瞄着此时此刻的敌人。

这一剑足够犀利,守宫猝不及防之下,只觉得眼前一暗,有无量毁灭意蕴充斥心田。

一瞬间,它仿佛再也感应不到任何事物,天地之间幽暗难辨,它的五感顿失,仿佛一尊活死人。

而紧接着,有无量痛苦降临于它的身心,伴随着这痛苦感受的吗,是一道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明亮剑光,从那无尽的幽暗天地之中升腾而起。

这剑光裂开了黑暗,裂开了时空,裂开了一切的有形与无形,让所有的一切都重归于终末。

守宫再做感应,却发现自己那凝练到极致的妖躯,正在这道剑光之中一点一点的分裂。

自己的元神,也受到了这剑光的凌迟之刑,已然碎成了丝丝缕缕,宛如一张废旧的渔网。

守宫的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恼怒与震撼,它意识到,这元柳外表显现出来的法力和神通,不足它真正实力的百分之一!

它真正的神通法力,根本就强大的不可思议!

自己完全被对方隐藏实力的举动所蒙蔽了。

它恼怒于自身的大意,更震撼于敌人的无耻!

明明是战力极强的求果境大妖魔,非要装成那柔柔弱弱的定命境的柳树灵根。

这到底是何居心?

紧接着,那守宫开始了全面的反抗,它将自己的三相道果之力完全的激发了出来。

藏匿在那三相道果之中的守御大圣,凭借着自身的血肉力量,将守宫所受的剑伤全部承接走了。

这守宫大圣,肉身彻底复原。

而那同样存身于三相道果之中的守愿大圣,也是如此,以自身段元神,替守宫分担来自于元神的凌迟伤害。

守宫的元神也是伤势修复了大半。

这诛仙剑令之下,本可以使守宫重伤的大威力,被另外两尊求果大妖给分担了去,竟然一时间没了效果。

紧接着,守宫运用起了自家五阶老祖,给予的那一枚纯阳道元,将其威力彻底发挥了出来。

这一枚道元在身,守宫的相当于自身平添了三千枚长生命元的修为。

这是极其恐怖的法力增幅!

如此磅礴的法力,令守宫的周身环绕着恐怖的能量波动,仿佛整个妖神宫都在其威势下颤抖。

而它的妖躯,也开始了无限的膨胀,不多时就在这妖神宫的第三层,化成了一座大陆!

这妖神宫的空间,虽说由大法力演化出来,虚实相见,颇为神妙,可实际上也有其上限。

这一回,凭借着纯阳道元相助,守宫真真正正的实现了一把何为顶天立地!

此时守宫化作的巨大陆地,仿佛要将整个妖神宫第三层撑破给撑破。

若是韩玥本体在此,早就被这巨大的梼杌给挤压的没有了施展的空间。

可他躲藏于时光之中,避开了现世的一切攻击,这守宫的身躯挤压根本没用。

韩玥的真身隐匿于时光之隙,冷静观察着这一切。他知道,仅凭肉身的膨胀和法力的增幅,并不能真正击败他。真正的较量,在于对大道的理解与运用。

他继续射出一道又一道的诛仙剑令,向着守宫攻去。

可有了防备的守宫,却也是再没有那么容易中招了。

只见它以纯阳道元催动自己的大道神通,直接将自身的厄欲神光,顶到了厄欲神禁的位次。

又靠着自身的道元法力,将这厄欲神禁给无限激发,将其大如洲陆的身躯完全包裹。

韩玥的诛仙剑令虽说是犀利无匹,可对于这守宫来说,也是绝无可能再要了性命。

哪怕他的每一道剑令,都能斩破这厄欲神禁,并深深的没入这梼杌的妖躯。

可那大如洲陆的妖躯,所具备的顽强生命力,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斩灭。

深入其骨髓的剑意,在守宫和守御共同分担之下,也是完全能够被抵御,要不了性命。

而守宫的反击,也是犹如狂风暴雨般展开!

这梼杌一族,与那混沌、饕餮、穷奇并称四凶。

所谓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嚚,傲狠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

这一族的大妖在先天厄运大道之上独有建树,对于恶念的理解和感应,远超旁人想象。

而韩玥每一道诛仙剑令之下,饱含着对于守宫的杀戮恶意。

只见那犹如绚烂夜空的厄欲神禁,勾连这浓重的恶意,顺着时光的缝隙,就这么钻了进去!

这守宫对于时光大道一窍不通,可凭借这恶念的联系,竟然真的越过了时光的间隔,试图攻击韩玥的本体。

可这般攻击,根本动摇不得韩玥分毫!

只见他这柳树化身,从昨天又往前移,去到了前天的时光之中。

而后,他又以一道太素神禁,直接将守宫攻入时光之中的神禁力量全部拍碎清除。

这时光的间隔,对于敌人来说是阻碍,对于韩玥来说,却是助力。

一来一去,虽说韩玥的本体被守宫找到,却又极其强势的将对方的力量完全剿灭!

在这等位次的对决之中,一切的一切,都唯有大道的力量,才能决定胜负。

他这时光大道和太素大道底蕴深厚,令他牢牢立于不败之地!

而在这时光长河的穿梭之中,他也寻觅到了自己的胜机!

只见韩玥又使出了一道诛仙剑令,向着敌人席卷而去。

可这一次,他又叠加上了我愿秘术,以心念驱动剑意,将自己这无匹的剑令,引导向了那未知的意念深处。

“我愿!那不相容的,必分离!”

这一剑之下,守宫凭借着自己的三相道果,所融合凝聚的他人力量,竟然开始了崩解松动!

那本不属于它的力量,竟然挣扎着,从它的身躯之中,脱离了出来!

这守御的血肉躯壳,那守愿的元神意念,和老祖的纯阳道元,全部离它而去!

这一意外,令守宫再难维持自身这巨大的体态,开始了极速的缩小。

它的气息骤降,这被迫的分离,对它来说,不亚于被分尸,令它深受重伤。

原来,韩玥在那过去的时光之中穿梭,亲眼目睹了在过去里,守宫利用自身三相道果的力量,融合其他几位力量的场景。

哪怕这种融合,借助了三相道果的神奇伟力。

最新小说: 天上月是地上雪 重云记 总有光明想消灭黑暗 斗罗之光耀天使重塑世界 长生不死,我苟到万界无敌 盗墓:开局融合蚂蚁获万斤巨力 武圣独尊 开局极道帝兵,苟在宗门做大佬 一个徒弟一种武道,我成武祖了? 我的母亲是女帝